對話的重量

突然想起兩個禮拜前的一樁事情,想記錄一下。

有一天坐客運,坐下後正準備打開音樂塞上耳機之際,「早,小姐,請問可以坐在這裡嗎?旁邊已經沒有座位了。」抬頭收入眼簾是一位背著旅行包、戴鴨嘴帽子、穿球鞋的老先生,他很有禮貌。我只有一個人,旁邊是空位那當然可以坐啊。

車子開動後,老先生問:「這客運能去高雄的嗎?我是坐這車到台北轉運回高雄啊。」我聽到第一句時嚇了一跳,想說「老先生這車去台北的!」聽到第二句才鬆一口氣,差點就想衝去跟司機說老先生不小心上錯客運,這樣我們就開展了半小時聊天的車程。

老先生年輕時唸科技大學,退役後跑了一陣子的船,當年的台灣就只有基隆跟高雄兩個對外的海港,基隆就是他第二個家,所以他偶爾會回來基隆懷緬過去,後來在高雄安定下來,在研究太陽能電子底板的公司當上一名技術工。

我們從老先生做的太陽能電子底板談到環保能源的研發、進步、成果,從期待大量生產到變成四大慘業之一;老先生一直努力當一粒專業的螺絲,到六十歲就幫忙煉成更多螺絲,慢慢退下來享受生活。我們談能源、談生活、談社會發展,談到香港跟台灣的政治未來時,都不約而同地說:「將來我們可能用同一本護照呢!」嘴角上揚掛著笑容,喉嚨裡卻是一陣苦澀。

最近幾年,他學會了使用智能電話,他很興奮地跟我分享怎麼從Facebook尋找到他的老同學們,還在Line上開了一個同學會群組,讓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同學分享自己的近況互相關心。

「科技發達真的很好呢,想不到可以找回半個世紀前的好朋友,我們還利用Line約出來辦同學會。有一個在美國工作的同學特意飛回來,為了省點錢轉機飛了幾十個小時參加同學會,講了很多他兩個女兒的事情,一個嫁去西班牙,一個嫁去法國,嘩這個世界真的又是大、又是小呢!他們的教育跟我們台灣非常不一樣!」我們又談了一下大家對於教育的想法。

「可惜的是,在我學會了用Facebook後才知道有八個同學已經離世,不過還有一個完全失去聯絡,可能他還不及用Facebook就掛了吧⋯⋯」我沒有看老先生的表情,卻在話語間聽出了無奈跟傷嘆。

這時候客運快到台北火車站,老先生就跟我說:「如果你還沒結婚,就找一個西班牙或法國的帥哥吧,他們的思想很棒,真希望當年跑船時有認真接觸世界。」我也開玩笑地回應:「當年在外國就落地生根的話,可能你的女婿就是法國帥哥了,現在帶著混血兒孫子遊玩!」我們沒有交換聯絡方式,就只有微笑道別,繼續走自己的旅程。

祝福老先生健康快樂地繼續活在當下,享受生活。

一位好朋友看完文章贈我的文字。

「看山看海,各取所需,生命就是這麼各行其道,而為了緣分或什麼的,偶爾又會碰上一會兒,雖是微不足道的瑣碎,一旦用文字將之記下,卻又加深了它的重量。」—馬家輝《回不去了》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
close-alt close collapse comment ellipsis expand gallery heart lock menu next pinned previous reply search share s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