縫紉與母親

sewing and relationship

最近再次想起這一段回憶,重新整理一下放在這個平台。

我家三姊妹們長得特別矮小,從小一直買的衣服都不太合身,曾在製衣工廠當女工的媽媽都會幫我們修改。有記憶以來,縫紉機已靜靜安放在我們房間的一角中,媽媽說她在工廠結業時以兩千元向老闆購買的,也就是她在工廠工作時用慣了的那一部,用得順手,也有感情。

修改衣服總少不了拆線的工序,我都很愛這工序。對於把所有線拆掉又絲毫不毀衣服這事情感到很滿足,當媽媽開動縫紉機時又會站在一邊看著,有點像小徒弟默默地跟師傅學習,先觀察後動手練習。工廠使用的縫紉機速度比家用式的快上好幾倍,大概是因為難以操控及太危險的關係,媽媽在我中五六時才教我使用。舊式縫紉機摩打聲總是很響亮,速度之快往往令我感到害怕,一直沒有掌握到使用腳踏的力度。

直到大學一年級,其中一份作業是設計一個 4 x 4m 的空間,當時課題的空間使用者是一位單親裁縫師和兩位小孩子。這使用者跟我家情況非常相似,因那時候父母剛好離異,我們由小康無憂也是大家眼中的模範之家,變成一位母親照顧三個女兒的單親家庭。整個大學時段應該是我們家最傷心的一段時間吧⋯⋯

畢業後在建築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,現在則與朋友一起打拼自家品牌,利用建築物料的樣板設計產品,其中一種樣板是布料。也因為這些布料樣板都非常漂亮,我們都用來發展拼布系列的各種產品,常常拿一些布板回家跟媽媽研究車縫技巧,無形間母女之間又多了一份默契。在研究或是製作過程中,經常使用縫紉機,才發現小時候觀察媽媽使用機器時的畫面一直都在腦海裡,慢慢也愛上這套神奇的工具。

在一次裁布的過程中,發現剪刀變鈍了很難裁布,而媽媽也沒有用我送的新剪刀,追問下她才說:「這把剪刀是我的嫁妝,怎可能會掉進垃圾桶裡呢。」雖然剪刀的金屬部分變鈍了,但是耐心地剪仍然能夠裁布,只是偶爾剪不斷一條兩條線。

媽媽似乎是刻意地不把剪刀帶去給師傅磨得更鋒利,這條半剪而不斷的線,大概連繫了母女之間的親情,也連繫著那段在數年前被埋下的親情跟愛情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
close-alt close collapse comment ellipsis expand gallery heart lock menu next pinned previous reply search share star